澳门网上赌博

查看: 19|回复: 0

【暗访四】旺苍县:荒废的茶园

[复制链接]

48

主题

48

帖子

1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2
发表于 2018-8-19 22: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叫翟秀华,旺苍县木门镇一位返乡创业的农村妇女,她告诉调查人员,自己承包经营的近400亩茶园被当地政府以重新规划黄茶园区为由进行了重新整理,然而事到如今,不仅茶园被荒废了四年,还让她损失惨重。
  翟秀华: 2011年的时候, 我们镇上的书记,那时候是孙书记 他就说鼓励我们回乡创业,就说把那片老茶山再次利用起来,而且那个时候木门镇也正好在打造茶园产业,当时听到这个事情,我就非常感兴趣。
  既然政府支持,再加上自己本来就有的创业激情和梦想,翟秀华下定了决心。
  翟秀华:2011年的11月30日,我就找到村上的村委和政府的副镇长,进行土地的流转那一系列的东西,然后签合同,包括谈价格都是在他镇政府进行的。由我来经营,我来改造(当时承包的多少亩呢?)390亩,集体土地390亩,老百姓的8.6亩,一共是398.6亩。 (承包年限是多长呢?)承包年限是35年。
  签订合同后的第二天,翟秀华就找来了人工开始对茶园进行改造种植,在当地村委的协调和镇农技部门的指导下,茶园于2012年5月末全面建成并通过县农委、县农业局、镇政府等多家单位验收合格,还得到了国投公司“博宥爱心”项目19.4万元的补助。2014年,162亩种好的绿茶树长势很好,也就是这一年,翟秀华接到了木门镇政府的电话,说要把自己的茶园纳入园区规划,由政府来打造建成黄茶基地。对于这样的好事,翟秀华觉得没有理由拒绝,然而,事情接下来的发展超出了她的预期。
  翟秀华:当时我同意了以后,他们就叫国土局的金土地项目,就先来改土,现在是把我的绿茶也挖了,土地也改了形了,到现在就没有下文了。
  2014年绿茶树苗被挖以后,三合、青龙两个同期改造的村在第二年已经完成黄茶树苗的种植,唯独翟秀华所在的茶园村至今都没有种上新的黄茶树苗,除了部分移栽的绿茶树还存活着,大部分地已经变得杂草丛生,一片荒芜。
  旺苍县木门镇茶园村村民:包括我们老百姓种的茶,我们已经采了很多年的,也给我们挖了,挖了反正也没说什么。
  旺苍县木门镇茶园村村民:说是搞黄茶基地给挖了,挖了以后政府一直没管这个,挖了她160多亩。
  旺苍县木门镇茶园村村民:我认为政府完全有责任,你在组织这个,你来挖的,挖了为什么不组织苗子来栽呢?
  突如其来的黄茶规划,要求改土种植黄茶,现在绿茶苗也挖走了,土地也整理了,原来的坡地,改成了现在的梯坎,道路及网格高达十几米,且多处塌陷,而黄茶树苗却不见踪影,《阳光问政》调查人员在和茶园村原支部书记、园村原村主任的交谈中,证实了当时茶园村被纳入了改种黄茶的规划。
  原茶园村支部书记杜文新:当时要求我们动员我们茶园村7队,整个这一块,都把它改出来种黄茶。(包括翟秀华承包的土地吧?)当然包括,整个连成片,那整个规模就不小了。
  旺苍县木门镇茶园村原村主任白东:那土地面积,反正几乎是挖完了的,栽苗子栽了有100多亩。(100多亩?是不是政府说要改种黄茶进行规划,说要全部拿给政府来统一打造,统一发黄茶苗子来种黄茶?)是,那个时候还是孙书记孙天勇在木门当党委书记的时候(当时是这么规划的吗?) 嗯,是这样规划的。(那后面怎么没有给她们种黄茶呢?)后面孙书记调走了,最后李书记上任,晓得具体是怎么整的。
  翟秀华多次向主管部门反映却一直没有得到处理,这片曾经赋予了自己梦想的茶园几乎成了一片废墟。
  翟秀华:我多次找到木门镇书记镇长,都没有任何办法,让我去找国土局,他说是国土局的项目才改的土。
  旺苍县国土局土地整理中心胡晓东:所有项目的协调都该是当地乡镇嘛,我们只负责改土,配套设施,产业这些该是农业上的事情嘛,我们咋可能做得到农业部门的主呢。
  旺苍县农业局茶叶办主任石保旭:那我不清楚,晓都不晓得那里改土。
  几年下来,翟秀华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还背上了一身的债务。2017年5月27号,翟秀华多次反映后,木门镇政府的回复是“因园区建设资金缺口大,面积规模缩小,她的茶园未被纳入项目实施范围”,而对于给翟秀华和其他村民造成的损失只字未提,也没有解决办法。
  2017年11月2日,木门镇商定了处理意见:其赔偿问题不予支持;关于恢复茶园的问题,由木门镇人民政府牵头,协调县农业局,利用项目为该茶园恢复免费提供足额茶苗。2017年12月28号,翟秀华向旺苍县农业局书面提出了关于解决茶元村七社茶园改造项目的报告,要求解决茶园茶产业和基础设施投资共计158万元。旺苍县农业局对报告没有做出任何表态,还让她找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谭江。
  旺苍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谭江(备注:谭江打电话给木门镇党委书记李开生):关于翟秀华这个事情她又在找我,如果有机会你们商量一下,我的意见是这个意见,她的专合社,她说的把她挖了的那一片给她规划成栽茶,不管是黄茶还是绿茶,我们想办法通过渠道给她提供茶苗,组织劳动力给它栽下去,在栽种的过程当中力所能及的给她提供一些补贴,这个意见你们沟通一下。有个前提,她本人要同意,如果她不同意要求赔偿,那只有走诉讼程序(我既然在找,我肯定同意处理)那你之前咋个不同意处理,我当时不是不同意处理,是没有得到处理,是没有妥善处理。
  翟秀华说,按照这个处理意见,她又多次找到了木门镇人民政府,但仍然没有解决。
  翟秀华的父亲:我本来成了园的东西,你给我毁了,你给我挖了就算了,你到现在都不管,每年来找你都不管,你能不能够解决问题?不能解决你就说你不能解决。
  坚决革除为政木偶官、干部冷漠症,翟秀华的事情如此推来推去,长期得不到解决,这种新官不理旧事是不是木偶官?是不是冷漠症呢?
  翟秀华:我现在钱也没了,家也没了,看不到任何希望……
  来源:广元电视台

  整理:熊强 梁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